Kyrashi

一个蓝担,平时写点儿BG
感谢大家的错爱

「大野智×你」勇闯杰尼斯•番外①

re新曲停不下来,脑洞也停不下来…
是BG(划重点
那个…因为我是个料理白痴,对饭菜的描写十分苦手就一笔带过了,这一点请大家多多包涵!🙏

——————

今天是つなぐTV初披露的日子,你早早守在电视机前等待他们出场。定番挨拶,之后谈起了编舞。没错,虽说在一起这么久了,但亲眼看到他编舞还是头一次。不得不承认自己男朋友编舞时的记拍方式异于常人…仿佛他跳着跳着突然停下一脸迷茫地看着你,接着伸出手指开始数发音奇怪的拍子还是昨天的事情。

虽然已经在家里看他跳了很多遍,但不愧是初披露,你还是开场音乐一响起就被震住了。

和平日练习时不同,你看着他卡梅拉目线愣出了神——不要笑啦这个家伙!

拍了拍自己因为害羞而发烫的脸,想起他临走时那句:“我的第一个卡梅拉目线是给你的噢,记得看!ふふ~”

“啊啊啊啊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会撩呀////!”

曲子很快就结束了,你意犹未尽调出电视录像,打算边循环边做晚饭——今天晚上要做点好吃的来奖励他!

饭菜全都端上了桌,玄关响起转动钥匙孔的声音,你解开围裙小跑到门前,正迎上他满脸软软的笑容张开双臂要来抱你:“我闻到饭香了~”,你没来得及反应,被他一把揽进怀,一股令人安心的奶香味钻进鼻子:“先换鞋啦智君…”

不舍地松开你,换鞋进了屋子看到电视里循环播放的录像,他轻轻笑了起来。看着你慌忙去关电视的背影,小声说:“明明本人就在这里,还看什么电视…”

“什么?”你没有听清,回头问到。

“ふふ…没什么,咱们吃饭吧!我早就饿了…”

“怎么样!看到那个卡梅拉目线了吗!”饭桌上他一脸兴奋地问你。

“看…看到了…”笨蛋,你之前没说自己会笑得那么好看的…!

“诶呀…你脸红了?”他饶有兴致地看着你,你再次确信坐在自己对面那个长的超好看的人其实就是个抖S,“话说回来,看我们五个人一起跳还是第一次吧?”

惊讶于他突然转移话题,你愣了一下:“嘛…嗯。”

“有没有什么比较在意的动作?”

“?”你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认真想了起来,“要说的话…的确是有一个。”虽说那个之前被说“因为是嵐所以做那种动作也不会显得很傻,反而很帅”的动作很令人在意,但…“就是那个,把双手背在身后,一边点头一边转,最后还要踢一下腿的那个…”你边回忆边比划着,就差站起来跳了。他放下筷子笑出声,你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就见他开口到:“那个啊…你给我撒一下娇我就告诉你。”

“…?@&#¥%+$^ftp://……??!!!”一下红透了脸的你,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你作势要揍过去,他忙抬手防御:“因为你害羞的样子太可爱了嘛,也不能怪我呀…”还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你…”你一时语塞,又气又羞,一屁股坐回椅子。

“别生气嘛…我这就告诉你!”他绕过桌子坐到你旁边,“那个其实就是想象着你撒娇的样子才诞生的动作。”

“欸?”你一时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此刻的你多想说智君你对撒娇绝对是存在误解的!

“因为你平时很少撒娇嘛…所以就想着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撒一次娇就好了’才编了这个动作。”

“可是,我…”有点不知所措的你抬头正对上他柔和的眼神。

“毕竟作为一个男朋友,我很不合格,所以…”

“没…没有的事!”

“每天时间表都很满,都没时间好好陪你,也没办法随便跟你一起去逛街…”

他越说头越低,你手忙脚乱地为在自己面前快缩成一团的人辩解:“那种事情…反正我也不喜欢逛街啦!”

“而且一出门钓鱼就很晚才回家,害你担心…”

“这…我也喜欢钓鱼嘛有什么关系!”

“真的?”此情此景,就像猫原本垂下来的耳朵一抖,精神的竖了起来一般。

“真的!”

“那…”说着突然转过身面对你,正襟危坐,双手扶膝深鞠一躬,“请向我撒娇!女朋友桑!”

“不是…?那个……就算你突然这么正式地拜托我,我也……”

“虽然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要不别的也行…!”

“还有别的??”

“比如…”顺势便起身吻上你的唇,“提前尝一口饭后甜点什么的…”

今天的晚饭,估计要吃很久了。

咋个整的就200粉了😂,虽然我知道这条估计没什么人啦,但是,难得都考完试了…惯例点文😂只接BG,朋友们来玩儿啊!

「大野智×你」勇闯杰尼斯•20

要被公主抱nino竞跑大气都不带喘的男前智苏傻了!!
考完试了!更个过渡章,感觉我一直在过渡…

————————————————————

其实长的好看的人撩别人很简单,也许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逆光的侧脸。

看着演唱会上大野智的solo,你出了神。

——90分钟前——

新的一天开始了,因为今天没有工作,难得清闲,你决定睡到自然醒。窗帘阻隔了外面刺眼的阳光,仿佛也同时阻隔了时间。床头的表终于跳到正午十二点,而你的房间却还是一片寂静。

“咔嚓……砰!”钥匙转动开锁之后,一声巨响,是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接着,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接着是终于被撞开的,你的房门——

“我今天在街上看到我润的超大海报——……室友你怎么还在睡啊啊啊啊啊啊!!”

“唔……”你的大脑还在懵逼,还在拒绝要起床了的事实。

“十二点了啊室友!!!”对方抓住你的肩膀使劲摇晃,你脑内重复着“十二点了”这四个字,反应了一会儿,突然瞪大了眼睛:“卧槽?十二点了?”室友被你突如其来的清醒吓了一跳,随即恢复正常:“其实现在已经是你沉睡的300年后了,人类即将灭绝,我跨越艰难险阻回来救你…”接着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笑着轻捶了她一下,掀开被子打算去洗漱。

“对了,今天咱俩都没有工作,我买了杏仁豆腐布丁回来!打算边滚碟边吃!要不要来!”

——————————

舞台上那个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大野智,甚至让你忘了吃布丁。一旁室友疯狂尖叫的声音和窗外属于盛夏的蝉鸣逐渐远去,你丢了魂一般:

“也太帅了吧…”

另一边的VS嵐录制现场,沉浸在自己的烦恼之中的大野先生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喷嚏。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鼻子,思绪还依然飘在远方。

其实他根本就没思考过什么“喜欢不喜欢”。就只是想见面,然后莫名觉得你只是站在那就会让他有一股奇妙的,开心的感觉。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那也太不负责任了…大野智苦笑着摇摇头,试图让自己专心于工作。

开开小差,三个多小时的录制好像比平常短许多。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车窗外快速略过的熟悉街景,这位纠结于女性朋友的国民偶像觉得自己心里一团乱麻,盘算着明天去钓一天鱼。

——————————

二宫心不在焉地肝着智龙迷城。对于他来说,你这位staff早已变成了游戏同好。现在摆在面前的,一个是恋爱经验基本为零的大哥,一个是人品被自己认可的朋友,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一旦考虑到身份问题,又变得复杂无比。

“偶像和staff,吗……”往下发展的话,迟早有一天…想到这里,二宫不禁皱起了眉头。

「大野智×你」勇闯杰尼斯•19

还有十几天就去香港考试了,完全没有考前的紧张感哈哈哈哈哈哈😅好慌!慌的时候就更点文吧!很少!猝不及防的少!

————————————————————

自从进场后眼神就不断寻找什么的大野智小声嘀咕了一句,站在一旁的二宫习惯性地开口:“什么?”。

“啊?啊、没什么……”

大野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反常,因为嘉宾都已经进场了,然而他还都没怎么跟二宫凑在一起说小话!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不如……二宫•小恶魔•和也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凑到魂不守舍的大野同志旁边,小声说了句:“今天她没有来呢。”

“是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上钩的大野突然一愣,“嗯?欸?”

这人真是太傻了……二宫暗自感叹一句。

“你是不是喜欢她?”没忍住直接问了出口,但事到如今二宫也觉得没有退路了。

“…喜欢谁?”

“那个staff。”

“……哪个staff?”

“……”想装蒜,行,“那个头发很短喜欢玩游戏你还非得撒谎说自己替‘公事繁忙’的二宫和也还PSV给人家的staff。”

“……”沉默了一会儿,大野智终于开口:

“我不知道。”

“哈?”

“我不知道…我还没想过这个。”

“……”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却各怀心事。

「BG」猫奴的养成???•11

大家好呀大家好久不见!更文了!惊喜不惊喜!更的很少哈哈哈哈哈哈哈!勇闯杰尼斯其实也在以龟速码着!向大家报个平安!最近三次真的挺多事情的!大概6月18号以后恢复正常!现在诈个尸!

@キョウ

————————(›´ω`‹ )————————

有时候,比如说在即使通宵两天也赶不完课题的时候,岚就会觉得人生在跟她开玩笑。直到听到自己面前那个神神叨叨的地中海头的老爷子开口说的一番话,她才觉得修仙赶课题简直弱爆了。

“这个如果做成游戏肯定能大卖。”岚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这不算残害小动物吗?”事到如今一旁乔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命运总是这样令人无法琢磨…”地中海侧过身来看着面前四位满脸疑惑的年轻人,小眼眯成一条缝,“这件事情,各位一定要抓紧完成,否则……”他把目光转向庭院里的植物,“就将再也无法回去了。”

————————————

“以上……就是我们此行的全部经历。”岚说完长叹一口气,伸手拿起面前的咖啡。

“也就是说,要进行一场仪式一样的东西才能恢复……的意思?”相叶看着面前两只面色凝重的猫,在脑内整理刚才一股脑涌入的信息。

“看来她们俩根本就不知道啊…”sho有些沮丧,“只告诉咱们两个,那位来路不明的神社的来路不明的住持到底是什么用意?”,仿佛在问一边同样面色凝重的大野喵,又仿佛在自己问自己的sho,眼神飘向了比窗外景色更远的地方。

——————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们转换成上帝视角,剧情回放一下。

——————

话说当时,地中海眯着本来就很小的眼睛扫过四人,表情很是意味深长。解除变成猫的方法他倒也大方,直接就讲了出来。

“以猫换人。”没什么感情起伏的语调,“现在二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当初误食的饼干令二位的存在状态发生了变化,即是从稳定的作为人类的状态,变得在人和猫之间游离。而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消除这种不稳定。”

“那到底怎样才……”岚话没说完,就被地中海抬手打断。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方法就是以猫换人。”

“请问具体要怎么做呢?”一旁变成人的樱井表情严肃。

“用稳定存在的猫,于特定的时间在那颗古树下,和猫状态下的二位交换身体即可。”

“特定时间?”

“便是二位吃下饼干的时间。”

“命运总是这样令人无法琢磨。”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供奉着猫的奇怪神社的住持的眼睛,在说刚才这句话时一闪而过的,属于猫科动物的竖直瞳孔。

“这件事,各位一定要抓紧完成……否则,就将再也无法回去了。”

说完,地中海大手一挥,又是一阵耀眼的模糊,在即将变回猫的瞬间,两位偶像突然听到一个充满违和感的声音,之所以说它充满违和感,是因为这个声音的来源不是从外界,而像是从自己身体里感受到的。那个声音说了一句话——

光芒消散,已然是两只猫的大野和樱井愣在原地,又抬头看了看住持,但住持已经转过身去,不再做任何表示。

不知何时女巫已在等候:“请各位随我来。”

——————

“现在耽误之急是找猫。”松本看向桌子上卧着的两只,“什么猫都可以吗?不用找品种一样的?”

“这个他还真没说……”岚摸了摸下巴。

“还是找品种一样的吧,总觉得这样会保险一些。”二宫面色凝重,说完伸手划了一下面前手机上的パズドラ,“嗯,可行。”

“现在是玩游戏的时候吗!”四人两猫冲着这个游戏小王子炸毛。

——————

会谈结束,回到家里,岚和キョウ计划着在短暂的寒假里赶紧让两只爱豆喵变回原样。

其实爱豆喵意外的也是一大卖点呢……两位饲主不约而同一闪而过的危险思想,让她们赶紧摇了摇头——不行!猫这么可爱如果被其他粉丝发现绝对会被生撕!不行不行不行!

「大野智×你」勇闯杰尼斯•18

大野智看着你越跑越远,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打断他看着无人的拐角发呆的是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可以走了吗大野桑?下一个工作要迟到了。”

“这就来。”说完收起手机,转身再次狂奔起来。

一旁站在暗处观察这一切的二宫和也,目送大野智离去抛给他的背影,默默掏出手机编辑了一封群发邮件。看着屏幕,他犹豫了一会儿,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其实我今天已经没有其他工作了。”这么想着,坐在朝自己家方向开的车上的二宫,破天荒的没有玩游戏。一旁的经纪人则是像见了鬼一样从后视镜看着他。

察觉到经纪人的视线,这位满腹心事的偶像并没有作出任何表示,而经纪人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一路无言。

向车里道过“今天辛苦了。”之后,二宫一路小跑上了楼。

回到家,习惯性启动PS4,握起手柄打开好友列表,对着那个最近一直和他打联机的玩家ID发呆。

“会找这么蹩脚的理由来亲自给人送东西的也就只有leader了吧…明明逻辑上根本就说不通。”

“竟然对着人家背影发呆,他自己肯定还没有察觉。”

“leader也是够笨的。”

“这下难办了。”

正沉浸在苦闷当中,突然,好友上线的提示音想起——

那位已经成了二宫和也常驻联机队友的staff上线了。

“啊,不好。”说着切换了离线模式的二宫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自家大哥的谎言有被拆穿的危险。

他或许该庆幸对方还没有察觉到他在线……今天的游戏只剩下了“单机”一个选项,这对于最近习惯了联机的二宫来说,显然有些难熬。

“今天有些寂寞啊……呸。打住。”像是打消这份想法一般,二宫飞速按着手柄砍掉BOSS的最后一滴血。

————————————

第二天一大早,五个人化完妆,等待番组录制之前聚在楽屋里。

大野智起身去卫生间,几乎是关门声落下的瞬间,就见樱井翔从报纸里抬起了头:“我说,你们不觉得最近大野桑很奇怪吗?”

二宫握着3DS的手抖了一下。

“我觉得挺正常的呀?”相叶开口。

松本润停下了刷推特的手:“嗯…是有一点。”

看到有人认同,樱井翔干脆把报纸叠好放在桌子上:“番组录制间隙竟然跑去找staff聊天,太不正常了。”

“不过被leader搭话的那位staff颜还挺不错的,我觉得都能进杰尼斯了……”意识到自己叉开了话题,松本润顿了顿,又摸着下巴补了一句:“可能是熟人?”

“完全没听他说过。”

“最近才认识的吧。”二宫一边内心吐槽人staff是女孩子,一边头也不抬说出了全场最真实的情报。虽然大家都没在意这句话这个时机出现的违和感就是了。

“我看那位staff也就大学生模样,到底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才…”话没说完,大野智推门进来打断了樱井翔的推理小剧场。

顿时楽屋里一片安静,除了故作镇定打游戏的二宫,剩下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自家leader。

被目光吓到的大野智一时不知作何反应,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人:“大家这是……怎么了?”

“leader,你…”松本润刚想问,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各位准备上场了。”

错失良机——樱井翔和松本润对视一眼表示可惜,一旁放下游戏机的二宫脸上却毫无波澜,相叶则是一脸蒙蔽跟在后面,还等着松本润后半句话的大野智一头雾水,但是即将开始的录制也不容他去想其它。

「BG」猫奴的养成???

我方终于更文了(泪

キョウ:

*BG BG BG请自行避雷。
*高举大旗,我开心我高兴,我与太阳肩并肩!今天,不,过了零点了,昨天,我,找到了相方!而我可爱帅的相方!就是我的大嫂!也就是说以后!要改口了啊啊啊我!好激动啊!!有个蓝担相方真的太酷了!!!(躺到(艾特我方💙@Kyrashi 
*好久没写文了,本来就没文笔,现在更是流水账了……………_(´ཀ`」 ∠)_还请多多支持我俩的小脑洞,谢谢gn们🙏。

——————————————————————

09

距离最后一场考试结束还有倒计时5秒钟,5、4、3、2、1!

解放了!!!!

这样喊着的キョウ冲出了考场,脸上的表情早就阴转晴,只是眼下的黑眼圈出卖了她复习到凌晨的“作弊”行为。

“あっちゃん~”刚跑出校园门就看到了倚在树上,玩着手机的岚,闻声她抬起了头和キョウ打了个招呼。

“考完啦?怎么样还顺利吧。”摘下帽子,岚递给キョウ一瓶小豆汤。

“嗯嗯!反正就是都填满啦,祈愿蒙的都对吧。”说完打开了包装,喝了一口暖和的饮料。

“喵!”这时才注意到放在岚脚下的两个猫笼,sho酱因为刚刚キョウ对考试的不认真发出了不满意的声音。

经过了这么久,岚和キョウ大概是可以分辨出这两位在变成猫时的一些叫声了。比如发泄自己的不满,或者肚子饿的时候再不然就是不小心被翻身的两人压住了尾巴。只不过キョウ还是很别扭,就是不愿意像以前对sho酱一样那么腻歪,倒是岚还和从前一样,继续和さとやん“亲亲我我”。

“租好车了吗?”没理会笼子里抗议的声音,キョウ问道。

“嗯已经联系上了一位京都的师傅,他因为上货时常跑到东京,于是就同意载我们个来回啦。”岚说着提起了猫笼递给了キョウ,“刚刚给我发短信说是已经到了,在那边的马路边上停着。”

“好。”三两口的喝下小豆汤,提起猫笼随着岚向着汽车走了过去。

自从上次和Arashi的风组见过面后,岚心里就一直有一个死结解不开。

她总是觉得两位爱豆变成猫和那个根古神社有分不开的联系,在和キョウ的商讨下两人最终还是决定跑去京都看一看。事实上策划去京都这事情并不容易,因为两位先生实在消失太久,社会舆论压的杰尼斯事务所有些不知所措。好在这期间他们曾短暂的变回过几个小时,他们俩连忙拿出相机拍了个小视频寄去了事务所。自然不能被看出两人是在日本,背景就拜托了游戏专业的岚和他的伙伴们。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总要想办法找到这个根源,所谓事出有因嘛。

“你们的猫咪可真乖呀。”车主是个好人,觉得把小动物放在笼子里实在残忍,于是在确保猫咪不会乱爬的前提上让岚和キョウ把他们放了出来。总归是人变得猫,两人很乖巧的趴在各自主人的腿上,让主人摸着他们的毛。

“不过キョウ桑你好像不太喜欢那只猫咪?看着似乎身体很僵硬的样子。”透过后视镜看了看キョウ,车主笑了出来。

“没有啊!”キョウ急忙回答。她低下头看了一眼sho酱,只见樱井翔仿佛摆出了死鱼,好像说着'就是就是,一点都不喜欢我,也不抱抱我'。キョウ委屈死了,怎么会不喜欢他呢,她忍了那么久不对他软软的毛上下其手,一旁深知キョウ在顾虑什么的岚笑出了声。

“不要怕嘛,你看sho酱都不高兴了。”大野喵也帮腔做事的喵喵了几声以示赞同和鼓励,然后又往岚的臂弯里蹭了蹭。

“唔…”像是下了多大决心似的,キョウ抱起了sho酱,啊这个熟悉的触感,她摸着他的小脑袋,一脸幸福。


总算是到了神社,好心的车主问需不需要带她们去吃点东西,两人婉言拒绝后就走了进去。

“这不是神社就在这吗?”岚有些奇怪,虽然车主并不知道这个神社,可是根据nino发来的地址和手画的路线也确实找到了这家神社,不管怎么说也太离奇了。岚令キョウ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片给其他人发过去。

“不好意思,有人吗?”幽静的神社门口树立着一柱巨大的鸟居,鸟居旁边是一颗参天大树。岚心里琢磨着,这恐怕就是nino和润祈愿的古树了。

“你好,请问有设么需要帮助的吗?”从长着苔藓的石梯上走下的是穿着传统服装的巫女,她望向两人又看向了猫笼里的猫咪。

“你们也好哦。”自言自语一般打着招呼,岚内心感到兴奋,毕竟知道猫是人变的除了他们几个还没有别人。

“我们从东京来,今天来拜访神社是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不知道神社的住持方便吗?“キョウ问道。

“住持现在正好在庭院内修建盆栽,请跟我来吧。”巫女说完转身上了石梯,岚和キョウ相视一眼跟了上去。

神社坐落在山脚下,从门口的鸟居望去是不高的石阶,石阶慢慢被隐没在绿色的森林中,树木茂盛,即使是大太阳的好天气阳光也很少透露进来。夏天必定是个乘凉避暑的好地方。

她们跟着巫女的脚步爬着楼梯,走顾右盼想要把见到的景象都印在脑海里,再次抬头看去,就是木质的寺庙了。

“就是这里了,请在这里脱鞋。”巫女半跪在地上等候着两人,岚和キョウ脱下鞋后问是否可以把猫咪带进去。

“两位今天来就是和这两只小猫有关的吧?那自然是可以带先生们进去了。”巫女没有抬头,低声说道。

“谢谢。”岚道过谢后和キョウ一起走了进去。走在日式的榻榻米上,透过纸窗看到了庭院的虚影,待映入眼帘时着实使两人惊了一下。

“哇…可真好看啊…”キョウ眨巴着眼睛,“是吧あっちゃん!”

“是,来日本这么久了还没看过这么正宗的日式庭院。”岚推了一下有些下滑的眼镜。

庭院里有几座小的假山,石块将坐落在院子里的河水分流,姿色很好的盆栽摆在一旁,这场景俨然是一幅画。

“住持在里面,通过这里便可见到了。”说完之后,巫女转身走回了屋内。

“我说あっちゃん啊,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啊…我们会不会出不去了…”キョウ悄悄的拉了拉岚的衣角。

“不会的吧…再说了都已经到了,真回不去也没办法了。”岚回应了一下,又检查了一下笼子,“走吧走吧。“她催促道。

她们一起穿过庭院,在一角看到了一位老先生,他背对着她们,头发苍白。

“您好…?”岚小声问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岚桑和キョウ桑是吧。”依旧未转过身,却叫出了两人的名字,“把猫也给放出来吧。”

岚和キョウ倒吸一口气,惊讶之余还是把笼子放了下来,将门打开,两只猫咪抖了抖身子,跑了出来。

“大野智,樱井翔是吗?”说完,猫咪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等她们揉了揉眼睛,两位再熟悉不过的人站在了身前——

「大野智×你」勇闯杰尼斯·17

大家好啊!好久不见!许久不更这篇大家想我了吗!(不想
然后问大家一个我在写的时候遇到的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大家觉得在姓的后面加“桑”比较合适还是加“先生”比较合适?
然后打算之后文里出现日文的话最后分割线下面加个注释,不知道多不多余…但总之这样的话不用去查了嘛!最后祝食用愉快!

————————————————

自己多久没有见到他了?

站在交岚的录制现场,你看着台上那个按下抢答按钮却被众人故意无视的大野智。

从你告诉室友自己要入坑开始算,已经两周了吧……

一边的nino提醒到:“他按了按钮哦,这个人按按钮了。”,大家才顺势结束了这一场小小的恶作剧。

正确答案的提示音响起,他一脸惊讶地摆出胜利的姿势,走向了一旁的长条桌。

“今天你负责上菜,一定要小心端好。”录制开始前被这么叮嘱过。

轮到这位小先生时已经到第四位了,你小心翼翼地端着属于大野智的“战利品”,走向一脸期待的那个人。

一切顺利,就在拿起托盘打算撤的时候,突然听到他一声很轻很轻的:

“お疲れ。”

你愣了一下,下意识朝他点了点头。刚好此时camera man扛着设备过来拍食物,你就顺势躲回了台下的阴影里。

お疲れ。

刚才那句话还在你脑子里单曲循环,你抱着托盘,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吃东西的大野智。如果此时有人注意到你,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有点傻。

他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啊……

……

…………?!

此刻你的内心:刚才那句话是我脑子里想的吗…完了完了我的脑子也成了假脑子了…怎么办怎么办…虽说是入了坑了怎么我的状态就这么诡异呢…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刚才他跟我说什么?お疲れ?!太不正常了…为什么不说谢谢而是说辛苦了?刚才无论是门把还是嘉宾说的都是谢谢啊!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这是被撩了吗可恶!

你没看到的是,正吃得开心的大野智偷偷瞄了你一眼,看到你五彩斑斓的面部表情,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吃得更开心了。

——两小时后——

你已经打算出电视台大楼,突然后面追上来一个人。

“那个…nino说他有事先走了,要我……把…把这个给你……呼……”上气不接下气,边说边跑到你面前的,正是今天在录节目的时候说“お疲れ”那句话的人。而他递到你面前的,是你的PSV。

“噢噢噢,谢谢!”

“不过nino怎么知道这个是你的?”

你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游戏玩家的本性让你忍不住又夸了夸nino的游戏技术。

“这样啊…nino走得急,都没来得及告诉我。”

“不过我没有向二宫桑提大野桑的事情…”

“啊?我也没有跟nino提你的事…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总之谢谢大野桑了!”

“没事,那明天见。”

“明、明天见!”说完这句话,一股无形的力量催着你跑着离开了电视台大楼。

此时你的背影,活像一个得到饭撒的迷妹。可惜你错过了那位被你留在原地的人的偷笑,偷笑的原因是——你说“明天见”的时候吃了螺丝。

你朝着地铁站越跑越快,一心想要降低脸颊的温度。但在这种盛夏,奔跑只是徒劳。

卧槽他说明天见!天哪救命!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害得当场就吃了螺丝啊喂!这算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难以抑制内心躁动的呼吼,一边朝着地铁站里建筑物的阴影之中飞奔而去。

至于为什么nino偏偏要拜托自家leader把东西给你…这背后一定……

————————————————

注释:
①お疲れ:o tsu ka re,即“辛苦了”。

大!家!新!年!好!
本来想画阿智最后手残画了个自己哈哈哈哈哈哈😂
今年也请多指教!!!

「BG」猫奴的养成???·9

樱井先生生快!!!!这篇当生贺是否过于不走心哈哈哈哈哈哈x
用这一篇来映射一下文里人和猫平常的相处方式😂 @キョウ

【物种突变预警!】

——————————————————

回到家,把两只猫从猫箱里抱出来,两人两猫各有心事,摊在沙发上,谁都没有发出声音。

キョウ还沉浸在松润的美貌里,岚则在想神社的事情。

sho比较在意爱拔说的“没有发现那家神社,也没有什么古树。”的那句话,伸爪戳了戳一旁的大哥,发现已经睡着了。

“喂,leader,大野先生,醒醒。”

“……嗯…?”翻了个身,发出一个疑问的声音,大概意思是“叫我干啥?”。

“……我想去松润他们说的那个神社去看看。”

没有回答。

“别睡啊!!”

“きっちゃん,”一旁看似正在发呆的岚突然开口,“咱们快放寒假了吧。”

“嗯,我们下周就期末考……试…………”最后两个字说得异常慢的キョウ突然一脸卧槽拿出手机,紧接着发出一声把旁边睡着的大野惊醒的哀嚎,“今天是周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天晚上23:48,キョウ的卧室里——

sho很无聊,因为没人陪他玩了。

キョウ留给sho一个勤奋的背影,周身散发着我爱学习学习爱我的气场。此情此景,sho想起自己当年上大学还要兼顾工作,学生时代真是不容易啊……

默默爬上キョウ的桌子,卧在不会影响到キョウ学习的位置慢慢摇着尾巴,キョウ手中的笔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头也不抬地说:“sh…樱井桑,困的话可以先睡噢。”

明明给我取的名字都到嘴边了为什么不喊出来!

sho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卧在原地没有动。

此刻的樱井翔内心:啊——那个片假名的单词写错了,可恶好想告诉她!!可我说不出来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终,在睡魔袭击下キョウ宣告失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sho看着面前这个人,既不忍心叫醒,又没办法把她弄到床上去,环视一圈,决定给她盖上被子。

“我的…牙……要掉了……”咬着被子艰难移动的樱井先生,此刻多么希望自己能变回人类。

——隔壁,岚的房间——

今天也以通宵之势赶课题的岚啪嗒啪嗒敲着键盘,眼镜片上反射的光遮住了眼睛。大野智安然卧在笔记本电脑通风口处打盹,时不时抬眼看一下墙上的表。

“卧在那里会低温烫伤的哦さとやん。”

“喵。(可是这里暖和。)”

岚没有再说话,さとやん也依然卧在那里没有动。

“期末考试以后会放两周的寒假。”键盘声仿佛房间里固有的BGM,无节奏地回响着。

“我想和きっちゃん带着樱井先生和大野先生去那个神社看看。”岚为了强调,特地用姓来称呼,还加了“先生”。

果不其然,一旁的さとやん抖了抖耳朵,转了转小脑袋,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岚。

发现岚也正看着自己,便“喵”了一声以示没有异议。反正猫箱里也挺暖和的,对于这只大野喵来说,只要无需跟严寒抗争,在家呆着还是出门都没差。

看着再一次进入梦乡的さとやん,岚觉得有些奇妙。虽然知道卧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个日思夜想的爱豆,但一旦变成猫就怎么也没办法好好带入,连一直习以为常的称呼“大野先生”,放在这只猫身上都显得违和感破天,好像也只有“さとやん”这四个字适合它……他?它?

……算了,还是继续赶课题吧。

时针悄悄指向“4”,岚的作业也终于告一段落。关上电脑伸了个懒腰,一旁的さとやん意识到散热口不再有暖风吹来,慢慢地站起来抖了抖毛,自己这位“主人”终于要睡觉了。

“啊嘞?我还以为你早就睡着了…”

没有回答,只是先岚一步钻进了被窝。

——再次回到キョウ的房间——

人和猫已经睡得很熟,被子胡乱地盖在キョウ的身上,因为头也被盖住,导致远看像一个没有海苔的巨大饭团,而sho则卧在桌子上并缩进被子里。

顺带一提,因为感受到附近的猫这一热源,キョウ睡着睡着就抱住了这只天然热水袋。那大概是凌晨两点半左右,樱井先生也成功被这一动作吓醒,但由于不敢弄醒抱住自己的备考生,只得以一个极其难受的姿势继续睡觉,现在,呃,也许他正在做噩梦。

——————————————————

感觉这篇晚上发或许更合适?嘿嘿,大家晚安~